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数码

硅谷故事风云人物的低调导师译读纽约客合

数码
来源: 作者: 2019-02-21 12:34:24

硅谷故事:风云人物的低调导师??译读纽约客

本文原载于 作者/ 编译/雨山&阿呆&eve 译读:T-Read译读纽约客:TreadNY 在现代硅谷短暂的历史中,比尔?坎贝尔是一个巨人。其于2016年4月18日去世,享年75岁。他有许多标签:哥伦比亚大学橄榄球队教练,苹果公司高管与董事,GO的创始人之一,财捷集团首席执行官,哥伦比亚大学董事会……但这些头衔都不足以说明他的影响力。界的技术之都硅谷,人均收入和社交技巧几成反比,坎贝尔却创始人们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开。他在硅谷被尊为“导师”,这位身经百战的高管默默地指导了史蒂夫?乔布斯,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浏览器之父马克?安德生,推特创始人本?霍洛维茨,FacebookCOO谢丽尔?桑德伯格以及其他无数企业家,他用自己带着人文关怀的方式,让这些企业家认识到了管理中人的因素,让他们知道了倾听雇员和客户声音以及相互合作的重要性。他的讣告在大多数中都没有出现在头版的特别栏目,也没被挂在科技站的首页,这是不对的。 坎贝尔对硅谷的创始者们充满了热情的,他帮助这些企业家成为了合格的首席执行官。约翰?多尔是硅谷最有名的风投人之一,他的克莱纳?帕金斯公司投资了很多公司,而邀请坎贝尔对这些公司的领导者们进行培训是他的习惯。有一个故事鲜为人知。九十年代末,亚马逊的董事曾强烈要求换掉公司的创始人杰夫?贝索斯,改用一名经验丰富的经理人。多尔是亚马逊早期的投资人和董事之一,他找来了坎贝尔。坎贝尔在西雅图用6周时间指导贝索斯如何做一名合格的首席执行官。坎贝尔分文未取,却帮助贝索斯逃脱了被董事们分食的命运。多年来,他常常直言风投者要耐心,他们贸然用职业经理人替换公司创始人是错误的,因为职业经理人缺乏创始人的热情和远见。 1997年,阔别苹果公司12年的史蒂夫?乔布斯在回归后不久,就请坎贝尔担任公司的首席董事。对乔布斯来说,坎可毕竟有吃有住还能存下一笔积蓄贝尔既是导师,也许也是他最亲密的朋友。周日,他们经常会在帕洛阿尔托附近的山上散步很久。尽管坎贝尔既不是谷歌的员工,也不是董事会,但他总是应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之邀参加高管周一的团队会议和董事会会议。在谷歌成立早期,董事会也像亚马逊的董事一样向佩奇和布林压力,要求雇佣经验丰富的首席执行官。他们一直坚拒不从,直到道尔在坎贝尔的帮助下雇佣了埃里克?施密特。这位新首席执行官经常说,坎贝尔既在董事会中有发言权,又是创始人方面信任的使者,如果没有他,自己与创始人的关系可能早就破裂了。 手握重权但自负过人的工程师很难相互合作,这常常带来风波,坎贝尔就是帮助谷歌应对这种局面的救星,包括安迪?鲁宾时代的问题。安迪?鲁宾是系统的发明者,是他把系统打造成了另一个谷歌。在他领导下的系统团队很庞大。但我在为关于谷歌公司的书做准备时,曾做过许多采访,我从这些采访和后来与谷歌高管的交流中了解到,鲁宾实则只信任自己的精英团队,和其他主要的高管都针锋相对,包括谷歌资历最深的一批员工,比如曾负责YouTube的萨拉尔?卡曼加以及工程部主管艾伦?尤斯塔斯。谷歌每周的高管会议都剑拔弩张。鲁宾的强硬管理让众多高管都灰心丧气,他们开始要辞职。坎贝尔拉里?佩奇做出取舍,佩奇最终决定换掉鲁宾,让高管们松了一口气。坎贝尔之前就佩奇,前谷歌工程师玛丽莎?梅耶尔(后来成为了雅虎首席执行官、才华横溢)也像鲁宾一样故事丰富多彩极其,这也导致了她最终被降职,不再直接向总裁报告。坎贝尔清楚,人没有同理心就无法倾听别人的声音。 75岁那年,坎贝尔购入了一架湾流IV型飞机,并向他附近的家乡霍姆斯特德捐出了数百万美元。霍姆斯特德是一个钢铁小镇,他从小在这里长大,父亲白天在一家中学教体育,晚上在钢铁厂工作。坎贝尔每周起码会拿出一天在谷歌进行义务指导。他一周大部分时间都用来义务硅谷的高管,硅谷在他的整个职业生涯中都对他极其,这是他回馈硅谷的一种方式。坎贝尔为马克?安德生的一家新公司提供指导时,安德生为了劝说他接受一定的补贴,甚至要向党捐钱,因为安德生知道他是铁杆党人。后来,坎贝尔以股票形式接受了补贴,但还是把股票存入了他的慈善基金会中。 硅谷之外很少有人知道坎贝尔。他很少接受采访,也不怎么参加活动。在准备写关于谷歌的书期间,我用了几个月才让他同意接受我的采访,这还是因为谷歌的高管请他配合。他从来不居功说自己了乔布斯,贝索斯或者其他任何人。但当坎贝尔走进一家餐馆,比如电子商务精英常常的IlFornaio,或者他在帕洛阿尔托与人合开的人气体育酒吧OldPro,连那些平时说话避免目光接触的人也会咧开一个大大的微笑然后拥抱他。 坎贝尔也在本?霍洛维茨担任LoudCloud首席执行官期间指导过他。LoudCloud是一家成功的软件公司,但却一度濒临破产。霍洛维茨对自己的导师也完全不吝赞美之词:“比尔?坎贝尔是硅谷的奥普拉?温弗瑞。”在霍洛维茨心中,坎贝尔既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又是你马上能信任的人,他和所有人沟通时,都能让对方觉得自己是他唯一关心的人。“去奥普拉脱口秀的人不到5分钟就会觉得奥普拉是他们最好的朋友,”霍洛维茨说。“在硅谷,大概有5000个人也觉得坎贝尔是他们最好的朋友。”坎贝尔相信本?霍洛维茨能够接替他成为硅谷的新“导师”,坎贝尔对霍洛维茨的评价,

硅谷故事风云人物的低调导师译读纽约客合

和霍洛维茨在接受没有鲜花的娇艳采访时对坎贝尔的评价如出一辙:“每当我生活中碰到困境,我总会打给比尔。这不是因为他能解答我的问题——我的问题是没有答案的。我打给他,是因为他能够百分百理解我的感受。” 因为他们信任坎贝尔,信任他能够感同,经验丰富又守口如瓶,所以他们才会寻求他的意见。因为坎贝尔是他们最的支持者,所以他们爱戴他。就算在谷歌推出对抗iPhone的产品,乔布斯向其宣战后,坎贝尔仍然继续分别向苹果和谷歌两个公司提供指导。与温弗瑞相比,坎贝尔绝不止步于提出尖锐的问题或者感同地倾听,他在管理方面的经验和专业技能让他的成就远超于此。 坎贝尔相信,现在,硅谷人在团队合作和倾听上已经进步不少。但他告诉我:“仍然有一些刚愎自用的人,对自己的一无所知。”乔布斯重回苹果公司时,时任销售总监的坎贝尔就是这样评价自己的密友的。“如果乔布斯不能得偿所愿,如果他的提议被否决,他就会任性地董事会的决议,”坎贝尔告诉我。在乔布斯被辞退并创办了自己的公司NeXT后,坎贝尔认为他尽管仍不完美,但因为了解了合作的价值,他成了更好的高管。 当然,坎贝尔明白,乔布斯那种性格也有好的一面。“只会合作的人是没办法带领创业公司成功的,”马克?安德生曾经告诉我。的确,成功既需要温和的艾森豪威尔,也需要强硬的巴顿将军。在硅谷半个多世纪的电子产业历史中,合作伙伴似乎已经成为电子公司成功的必需元素——惠普创始人比尔?休利特和戴维?帕卡德,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和保罗?艾伦,英特尔创始人戈登?摩尔和安迪?格鲁夫,苹果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和史蒂夫?沃兹尼亚克(以及其后的乔纳森?伊夫和蒂姆?库克),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风投公司安德森霍洛维茨创始人马克?安德生和本?霍洛维茨。 没有坎贝尔,硅谷如今会有很大不同。我想要在我的书里讲述导师的故事,讲述硅谷的故事。我在几年前就想为他写书。2015年3月,我去他帕洛阿尔托的家里拜访他。我们交谈了几个小时,之后在里,我努力劝说他开口向分享他精彩的人生。当时,他已经被诊断患有癌症,但他以为自己已经战胜了它,前面还有丰富多彩的人生等着他。他认为,如果他开口分享秘密,就是了人们信任他的根本理由。所以他礼貌地了我。 硅谷中没有比尔?坎贝尔的雕像。但江湖中应该流传着他的传说。 这是一个频繁被和谐的号 后台回复关键词【和谐】 获取反和谐手段 (二) “译读纽约客” 这里只有纽约客的精品报道 号: (三) 我们用翻译分享外面的风景 无论左中右 相信兼听则明 内容转载自号 设置首页-输入法-支付中心-招聘-广告服务-客服中心-联系方式-隐私权-AboutSOHU-公司介绍-站地图-全部-全部博文 不良信息举报邮箱:

德国杜塞尔多夫展会
金六福52度报价
酷派8085q

相关推荐